亿博平台下载 亿博平台下载热线 010 60866666

亿博平台下载

我们的故事
当前位置:主页 > 采购平台 >

亿博平台下载沉默了 我悲楚的要心碎

时间:2017-08-02 16:29

 
  哥哥!等着我吧......
  
  哥哥!等着我吧......
  
  滴血的心,会结痂,
  
  飞迸的泪,会沉淀,
  
  万千的牵挂都化作了一缕轻烟。
  
  沉沉遗痛坠心底。
  
  天雨连接了凝望的泪眼,
  
  黑暗放纵了重重的思念。
  
  等着我吧!哥哥.......
  
  天堂里再续手足情。
  
  
 
 
 
  痛彻心扉的话别
  
  在20多日的痛苦煎熬里,1月11日深夜一点多,我从冰天雪地的北国飞回了树绿花红的成都。看着消瘦了许多的母亲,看着满面憔悴,嘴角水泡串串的姐姐,还有显得瑟瑟的小妹,我把沉沉的哀伤,溶进了洗脸池里。第二天一大早,姐姐就带着我来到了你的病房。“你先别进,给哥个惊喜。”姐说。
  
  “呵!阿敏,你来的这样早。”传来了你愉悦的声音,我从门缝里看到你端着碗,站在床前,正和病友说着什么。此情此景,一下打破了我万般悲情的想象。
  
  “哥!”我一闪跳到了你的跟前。
  
  “呵!阿雅回来了!你兴奋地打量着我。“哦!穿的多时尚,好!漂亮!”你打趣着我。
  
  这完全不是我想象中重病缠身的哥哥,沉甸甸的悲痛一下少了很多。
  
  “哥,你看来不错哦。你可吓死我了。”我轻轻捶打着你,娇嗔道。
  
  拉着你,拍着你,上下细看,你的状态给了我莫大的惊喜。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,我们一边帮你收拾东西,一边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你,就是去海南看看你向往的大海。
  
  末了,我说:“哥,我给你照张相吧,咱再也不来这里了。”
  
  “好咧!照张!咱再不来了。”你很是赞成。
  
  看着相片,你说:“我怎么没笑呢,重照张,照相要笑才好看。”
  
  接下来的5五天里,我和姐紧锣密鼓地奔忙着,办出院手续,办特殊病门诊治疗,提交提前退休的材料,联系放心的旅游团,陪你做退休需要的复检。
  
  14日我来到你家,和嫂子一块装备出游的东西,这也觉得该带,那也觉得该拿,结果满满一箱子东西,大部分都没用。还带了各类药品,连熬好的中药,都装了好几瓶。晚上,我送你去了双流机场,千叮咛,万交待,看着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你和嫂子过了安检,看着你因为介入治疗导致的一条微微有些瘸的腿,看着你虽然高大,却瘦骨嶙峋的背影,想着心脏也不好的你,在你面前一直笑呵呵的我,眼泪夺眶而出了。
  
  在返家的大巴上得知,要延机三小时,本来就极不放心的我,更是忧心忡忡。那晚家人都无法入睡。电话、短信联系个不停,为了减少你们的忧虑,我们用调侃、鼓励的语气、言词给你打电话、发短信。在辗转反侧中挨到夜里三点多,你们还没拿到行李,我们的电话就过去了,嫂子爽朗的笑语,让大家悬着的心一下放松了。那夜,心情万般复杂的我彻夜无眠。
  
  那几天,你出游的每一个信息,都牵动着我们的心。我们都在给你发短信,打电话。姐说,你很开心的在夜游。我报告家人,你正在景点。下班回来的小妹说,你还让她听了海潮的声音。每一个消息,都让我们欣喜若狂。
  
  第五天,带着一身的疲惫,满心的欢喜,拿着买给大家海南特产的你们安全回来了。我再次来到你家住了几天,才知道你有多难受,时时在受着病魔的折磨。可你却很少表露,早上,听着还没起床的你,哼着歌曲,逗着小狗玩,我既感动,又难过。看你静坐桌前,专注看书,我感慨万千。读着你写的病中日记(本来就有记日记习惯的你,从生病后,就专门写了病中日记) 你表达着对妻子的感谢,对女儿的担忧,对母亲的内疚,对亲情的感动,对死亡的坦然.......我的眼睛一次次的模糊了。
  
  哥啊!我的好哥哥,看似不开朗的你,却在这样巨大的打击时,表现的这样达观,坚强。你给了妹妹多少感动。
  
  我们一家人团团围坐着,热热闹闹地吃团圆饭。我们一起赏梅林的新春,游草堂故里,看金沙遗址。博览群书的你,总是给我们讲许多逸闻趣事,古今历史。你给被压抑痛苦笼罩的我们,带来了笑语。我们一起去教堂,一段经文,一首歌曲,一个故事,都会让你感动的泪水涟涟。每当这时,我就难过的如利剑穿心。
  
  春节后,我再一次去你家住了几日,并又一次接你来到妈家,这次我们朝夕相处了十天。那些天,我使尽了所有做饭的本领,变着花样一日三餐。
  
  “真好吃!”,“阿雅真能干!”,“阿雅真勤快!”.......每每你这样夸着我,我都打趣你“老哥!就你会变相鼓励我,使劲为你卖命。”
  
  一个个夜晚,在灯下,我们围坐着聊天,你同上学时,年级和你只相差一级的姐姐共同话题最多,谈那些你们熟知的同学、朋友,说你们一块做的许多趣事,总有那么多的故事。每当那时,我总是在一边细细地观察着你的每个表情。
  
  你笑时,我的心在刺痛。
  
  你叹息时,我痛苦的要窒息。
  
  
  
  你吃很少的饭,你揉发胀的胃,你锤难受的背,你喝苦苦的药,你一夜数次上卫生间.......哥啊,你知道吗?看着你这样痛苦,我们有多么难受,我们多想能分担你的痛苦。我们多想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你,可不尽人意的现实,虽然让我们悲愤交加,却无可奈何......
  
  十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了。明天我就要离开成都,离开亲人,离开让我心里绞痛、难割难舍的哥哥。那天下午,我送你回家,万千的叮嘱,到了车站,我们忽然没话说了。
  
  “阿雅,我的手凉吗?”在空白时,你忽然这样说。
  
  我拉住你手,你用力握紧我的手,不放开。你不看我,我更不敢看你。
  
  “哥,你手热热的,一点不凉。”
  
  “哦,热热的就好。”
  
  车来了,来不及再说什么,你就随着人流上了车,我也挤在车门,在人流的推攘里,上也不是,下也不是。最后还是又挤下了车,隔着车窗,我依稀看得到你的身影。车开了,我竟跟着车,跑了起来,直到一切都看不见了。
  
  我的心,被掏空了........
  
  哥!哥啊!我还能再见到你吗?